爱游戏体育官网:《重生细胞》开发商Motion Twin独家专访

本周三,《重生细胞》就要全平台上架啦!

漫长的等待终将结束,再次感谢陪伴至今的各位细胞人们(撒花)

在冒险即将启程之际,我们还为大家带来了对《重生细胞》的开发商Motion Twin的独家专访:

【关于Motion Twin】

团队全家福,出自19年法国《论坛报》采访配图

Motion Twin 成立于2001年,是一家坐落在法国波尔多的独立游戏工作室。我们是一个没有等级制度的工作室,也就是说我们都是公司的平等所有者,每个人都是公司的“老板”。每件事都通过MINGZHU投票的方式决定,这使得每个人都能为我们做的每件事情和创作的每件作品负责。

在重生细胞之前,我们已经出品了几款在法国知名的网页游戏,比如Hordes,Mush,Fruity Parc 等等。但后来我们决定不再继续做F2P的网页游戏,而是去做我们的成员大部分真正在玩的游戏——也就是PC和主机平台动作冒险游戏。因此,我们开始了《重生细胞》的筹备。

过程当然不是一帆风顺,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摆脱以往对于网页游戏思维的依赖,适应新形态的游戏制作。直到2016年初,《重生细胞》这游戏看上去才有了今天这般模样的雏形。

最初团队只有两名成员参与《重生细胞》游戏原型的开发,但2016年我们开始真正着手于该游戏的开发进度时,几乎整个团队都扑在上面。虽然当时只有8个人,但对于未曾在同一款游戏上投入整个团队的我们来说,这已经是重大事项了。

在经历了无数推翻重来、会议马拉松、争吵辩驳和消耗差不多五百亿升咖啡后,游戏终于在2017年五月做好了登陆PC的准备。然而就在发布之前,一位中国主播直播了这款游戏,使得一夜之间有超过5000名来自中国的玩家把游戏加入了心愿单……在那一刻我们不得不暂缓进度,为游戏加入中文,确保游戏能够顺利地让中国玩家畅玩,因为在EA期间,我们并没有支持中文的计划。

事实证明这一决策是正确的,因为现在中国玩家占据了我们游戏玩家群体的30%以上,是占比最大的一部分。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们也很惊喜能够到中国参加一些当地的游戏展,看到这么多热情的玩家来和我们打招呼。这是一段美好的时光,我们期待能够很快再次回来!

正如很多人所知,Motion Twin曾决定在2018年推出最后一个大型免费DLC:Rise of the Giant,并随后停止在重生细胞的继续开发。但包括我在内,很多成员其实并不想就这么结束,于是我们成立了一家新的公司,起了个有点讽刺的名字Evil Empire,以便继续开发重生细胞。

从2019年初开始,Evil Empire就接管了大家看到的一切,比如系统的改变、新的怪物、新的关卡以及新DLC。我们仍然坐落在波尔多,并且就和Motion Twin在同一办公区,这样Motion Twin才能确保我们不在游戏更新上过于放飞自我。

比起原有团队,Evil Empire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组织,并且在架构上是传统的老板和员工雇佣制度。我们的梦想是扩张到足够大,能够在完善重生细胞的同时也开发一些新作品。Motion Twin 目前为止还是只有不到10人,并且可能永远都是一个小团体;而Evil Empire已经有20个人了,并且还在持续成长,而我们对重生细胞和新游戏的雄心也在壮大。

请继续关注重生细胞的新闻,我们会持续更新动态。再次感谢所有来自中国的支持!!

2019年bilibili游戏新品发布会后台,制作人Steve Filby公布移动端登陆中国市场

【开发故事】

我们一开始就决定让重生细胞以Early Access的方式先与玩家见面,因为制作一款优秀的Rogue-lite游戏需要大量玩家的帮助。于是我们琢磨着怎么才能做好抢先体验版,参考了很多前辈的作品比如Klei的《饥荒》以及Redhook的《暗黑地牢》。

参考他们的做法,我们明白了游戏需要有常规更新,并且收集来自社群的意见。但来自社群的反馈量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想!

一开始我们并没想过给游戏增加那么多基于速度的设定。大家现在能看到的所有速度类buff以及速通门和计时器都是根据玩家的建议加入的。很多中国玩家都参与了社区速通活动,并且对游戏成为今天这般高速动作风格有着很大影响。

另一个重大改变是习惯了在开发中用多种语言。虽然我们是法国工作室,但游戏默认是英文。我们本打算后期再加入其他语言,但很多来自社群的热心玩家想要帮我们翻译游戏,所以我们必须建一个mod系统让玩家能够自行翻译。当我们意识到其中一些版本比其他更好时,我们就会为新玩家默认安装这些更优质的文本。我们也因此结识了长期帮助我们翻译游戏的B站UP主谜之声(Fall Ark)。

关于重生细胞的故事还有很多,真的讲不完。今日的成就,若是没有粉丝一直以来的反馈意见和大家对我们在初期测试版本的疯狂想法的理解,光靠我们自己是无法做到的。

DLC主视觉图草稿

【对话团队】

Q:重生细胞设计了一位会重生的主角,其灵感来源是什么呢?

A:实际上本游戏设计初期是塔防游戏,所以角色死后得返回战场,于是我们想找一种方式让玩家觉得和重生前的“身体”有所联系。也正是这个想法的诞生让我们发觉这游戏压根就不该是塔防,我们应该把它做成Rogue-lite类的游戏。

Q:重生细胞碎片化的故事线是设计之初就有的想法还是在开发过程中陆续完成的呢?未来是否有更多关于故事线的计划?

A:没错,剧情就是边开发边加入的,主要用途是解释游戏玩法,不是一开始就这么设计的。所以我们的游戏并没有真正的大纲,我们也不知道故事会走向何处,这曾对我们确实是个挑战。对于这一点,我们在未来会尝试不同的做法。

目前我们确实有丰富故事线的计划,在后续的DLC中大家会看到更多的“剧情房间”,敬请期待!

Q:主角的对话非常有意思,是如何设计的呢?

A:大多数对话是由Sebastien Benard在开发期间完成的。他想塑造一个没有固定道德准则的角色,一个愤世嫉俗的虚无ZHUYI者,一个只关心自己的人。从这个角度讲主角从一开始就是作为反英雄类型人物设计的。我把对话翻译成英语并调整语气,让这个角色成为更令人喜爱的“恶棍(Rogue)”……此处有双关。

Q:游戏中丝滑且引人注目的动作是如何设计的呢?

A:我们的艺术总监Thomas Vasseur打从一开始就知道动作要做得非常流畅,并且让武器来决定战斗的感受。于是成员们建立了一套3D转2D的工作流程,这样就可以先用3D的方法快速制作角色和武器,再动画化并导出为像素图帧。

这样一来,如果我们对武器或者动作的成效不满意,就可以很快在原有模型上修改并再次导出,不用把所有2D动画全重画一遍。

除此之外,Thomas经常逮着把扫帚当成剑或斧头在办公室里比划,以此来想象动画中重要的姿态,也就使得人物的动作看着比较真实可信。

Q:如何平衡重生细胞的诸多武器和装备?

A:当然是通过社群反馈,哈哈。我们尽力去平衡装备属性,但由于游戏本身的随机性质,我们总是一手抖就把武器设置得过于强大。当社群的玩家们反馈平衡问题时我们会慢慢调整它们,乃至重做他们。

Q:每个关卡都有不同的主题,设计者是加入了哪些细节来实现关卡的不同氛围的呢?

A:关卡主题通常是我们内部讨论决定的。“嗯嘿,我们做一个有很多浮空岛的关卡怎么样?”类似这样的提议,然后美术设计师们就开始基于这样的提议设计不同方案,比如天空是什么颜色?会下雨吗?平台设置和敌人动作以及炮弹运动的可见度有多重要?等等。

当所有这些要素都弄清楚后就开始在游戏内搭建关卡模型,而在完善过程中,我们也会考虑增加很多细节。比如在我们的新DLC中像恶魔城里美杜莎的头一样移动的飞行鸟怪,其灵感就来源于美术和策划的一次讨论,我们想让游戏画面中的飞行物件更加“带感”。

Q:在游戏最初主角并不强大,而玩家必须无数次从头再来,这导致了一部分玩家在前期就放弃游戏,开发者对这样的情况有什么想法吗?

A:所以我们做了一款Rogue-lite游戏,在轮回之间有所传承。虽然每次死亡都会失去了能力,但你又会获得一些加强,这使每次重新开始之际,都变得更加容易一些,又或许你会获得新武器去开拓和尝试新的玩法体验。这样的游戏自有他的乐趣所在,当然也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

我们也有让不喜欢重头再来的玩家也能愉快游戏的想法,但现在还不能透露太多哦。

17年3月PAX EAST摊位照,距EA版横空出世还有2个月

竞彩篮球竞彩篮球竞彩篮球竞彩篮球竞彩篮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